湖北福利彩票 > 都市小说 > 曲线升迁:权道情谋 > 406、交不上公粮
    “护照没有问题,你一到旅游局,我就把护照办了。”冬青的话里并没有一丝喜悦,“不过,时间恐怕有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唉哟,杨大夫人,俺个小局长权太小啊,你家杨市长官大,你跟他说说,去趟联合国呗。”孙婧假装生气,“周游世界也中啊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误会我了。”冬青说,“俺家杨重可能要当市委副书记,就这J天的事,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要来任命呢,你要回家就赶紧回吧,趁着杨重现在还没有新的分工,否则你又得重新跟别的领导请假。”

    孙婧推测杨重这次人代会选举失利,很可能会被调到别的地方去。他虽然失去了副市长的职位,却仍然是市委常委、市政府党组成员,分管工作也没有什么变化。这J天,她跟冬青接触多一些,从冬青的身上丝毫没有发现任何沮丧和不快,这就足以证明杨重这次失利是塞翁失马,现在看果然被她猜中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错怪你了,杨大夫人。”孙婧笑着,提前回家,谈何容易啊,“我真得赶紧给你打打溜须,说不定哪一天,我还得上门求你办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俺我杨重的任命下来了,我们还真就走不成了。”冬青说,“那就得以后再说了。不过我真得替我家杨重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处公道话,领导出国也是见世面,整天呆在办公室里肯定影响思路啊,对蓝河的发展未必有什么好处。”孙婧说,“行了,这事注意保密,不要对别人说。”

    过了这个大礼拜,还有一周就过春节了,孙婧正在街里买回家带的东西,准备回家和父母团娶,申一甲的电话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一甲,什么事?”孙婧问。

    “小姨,你上次不是要请我春节期间去度假吗?”申一甲问,“你过年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一甲,你可给我说清楚,我什么时候请你度假了?”孙婧问,“再说我也没时间啊,过年我老娘去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就猜你是逗我玩的。”申一甲说,“你说我一个人在蓝河过年有什么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孙婧立刻猜出了申一甲给他打电话的目的,前一阵儿,她给申一甲打电话,想送给他免费旅游的名额,当时他没说去,也没说不去。

    其实所谓的免费旅游名额,只是下面一些旅游社的借口,想趁着过年的时机,拉近与旅游局的关系,以后好得到局里的帮助和支持。

    她不想把人放出去太多,那样恐怕会影响正常荼。其实旅游局的这些G部,S下与旅游社的关系都不错,要说出趟国可能有点难度,但在国内转转并不是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孙婧只好回绝了J个名额,同时也留了J个名额。因为申一甲没把话说死,她给他留了两外三亚双飞七日游的名额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给你留了两个三亚旅游的名额嘛,你再找一个伴儿,春节去三亚过吧。”孙婧说,“你要去别的地方也可以,我给你换个路线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找个伴儿?”申一甲问,“我上哪儿去找伴啊,我们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啊。”孙婧笑了,“别说我过年没有时间,就是有时间,也不能和你去三亚旅游啊,那我成什么了,那不是利用职务之便诱拐未婚小伙儿嘛。”

    “拐就拐吧,没什么大不了的,关键是赚趟游山玩水啊。”申一甲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孙婧叹了口气,其实要是和申一甲出趟门,这小子鬼点子多,玩得肯定好。但是不行啊,三亚那么多东北人,说不定就会遇到哪个熟悉的,到时间就解释不清了,万一传回蓝河来,那不成了桃Se新闻了,她还想不想G了。

    “一甲,别闹了。”孙婧说,“我正在街上买回家的东西,“我真不能陪你去三亚了,而且我的位置也不允许我陪你去。你再找个人吧,看哪个小姑娘对你有意思,邀请人家一起去,说不定就情定三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难为我小姨一番好意。”申一甲说,“我心领了,那就不难为你了。这样吧,这两天我找个合适的驴友,到时候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孙婧听申一甲这么说,湖北福利彩票:那申一甲的三亚之行看来没问题了,只是和谁去的问题了:“一甲,你不用再给我电话,我回头给你发一个电话号M去,你打这个电话就行,就说你是我安排的三亚双飞七日游的客人,到时候旅行社自然就给你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谢谢。

    “行啦行啦,别给我玩虚的了。”孙婧说,“出门悠着点,不许给我惹祸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申一甲说,“我得找个小姑娘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ai谁谁。”孙婧说,“我可告诉你申一甲,你要是找不到一个年轻漂亮的nv驴友同行,别怪我瞧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闹了不闹了。”申一甲说。

    孙婧挂断手机,心里犯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申一甲大过年的不回家,不会是有了nv朋友吧?这样想着,孙婧心里泛起了一种酸酸的醋意。唉,这是没办法的事,申一甲年纪也不小了,她也不能眼见他就这么一直单下去吧。

    她可以肯定,如果没有她,申一甲可能早就和哪个姑娘耗在一起了,就凭他的形象,他的机敏劲儿,拿下个把小姑娘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。现在孙婧虽然离婚了,但要和申一甲走到一起,J乎是没有可能的事情,她倒是希望申一甲能找到一个心ai的nv子,那样他就不用总惦记他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申一甲说。

    “你又有什么好消息了?”孙婧问,“赶紧说,让我也跟着高兴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杨重又升了。”申一甲说,“市委副书记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消息挺灵通啊。”孙婧问,“你的消息可靠吗?”

    “绝对可靠,周五就定的事,大楼里的人都知道了。”申一甲说,“我现在就在办公室加班呢,杨重那个办公室像走马灯似的,都是来祝贺的。”

    孙婧想了想,她跟冬青最后一次通话是星期五上午,冬青也说这J天就会有消息,看到当天就有消息了,冬青怎么没打电话告诉她呢,这妮子可能美晕了,根本不把她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孙婧觉得有点麻烦,自己刚向杨重请完假,还没有回家呢,他的职务就发生的变动,看来她假期要作废啊。再说了,杨重当副书记了,得有人接替他的分管工作啊,她还不知道谁是新的主管市长呢,总不能在这个时候甩袖走人吧。

    她准备去冬青的美容店走一趟,又一想好像不妥。杨重有这么好的消息,冬青还能坐住吗?怎么办?那就打个电话吧,先确认一下消息,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办。

    冬青的手机很快就接通了,里面传来冬青沙哑的声音:“姐。”

    孙婧举着手机,觉得冬青的情绪有点不太对头:“冬青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。”冬青说。

    “你在美容院吗?”孙婧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在家呢。”冬青说。

    “你感冒了?”孙婧问,“你的声音不对啊。”

    孙婧感觉很不对头,这不像正常的冬青,冬青平常不是这样的。如果杨重当上了市委副书记,冬青应该高兴才对啊,可听她的声音没精打彩的,好像遇到了很不顺心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没感冒,婧姐找我有事吗?”冬青问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杨市长的任命下来了?”孙婧问。

    “是,就是这个借口,他已经两天两夜没回家了。”冬青说,“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觉得他好像还有别的nv人。”

    孙婧被冬青的话吓了一跳,杨重有两天两夜没回家了,那他G什么去了,总得有地方住吧?她听得出,冬青到现在也不知道杨重夜不归宿的原因。不过,人家两个人的事,她不好说太多。

    孙婧知道冬青和杨重住在哪里,她很多话在电话里不好说,想当面劝劝冬青,顺便了解决下具T情况。那是她和杨重第一次越轨的地方,那一次她鬼使神差地跟着杨重上了楼,两个人还在楼上喝了些红酒,杨重当时表现非常镇定,一直都没有非礼她。后来她告辞,走到门口时,被杨重抱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后来得知那里就是冬青的新房,孙婧就很忌讳那个地方,尽管冬青多次邀请,她也一直没有去过,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怎样在那套房子里面对冬青。

    “冬青,你有证据吗?”孙婧问。

    “证据?没有,只是一种感觉。”冬青说,“你不是也说过,nv人的感觉有时是很准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,那就说明你只是猜测。”孙婧说,“不要自己折磨自己了,这叫自寻烦恼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杨重这家伙这段时间J公粮都很吃力。”冬青说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孙婧叹息了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个问题,杨重已经五十多了,精力肯定不像冬青这个不到三十岁的nv人那么旺盛了,但他的身T条件不错,生活条件也很好,不至于这么早就T力不支啊。